职称论文之家

小学教师工作重塑职业幸福感的论文

时间:2018-07-12 09:06来源:未知 作者:fool 点击:
摘要:工作重塑(Job crafting)是指个体从自身角度出发,在认知或操作上做出相应的改变。本研究以工作重塑理论为基础,探讨工作重塑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关系,从新的视角重新理

摘要:工作重塑(Job crafting)是指个体从自身角度出发,在认知或操作上做出相应的改变。本研究以工作重塑理论为基础,探讨工作重塑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关系,从新的视角重新理解小学教师的职业幸福感。研究取样来自长三角上海、无锡市和苏州市的八所小学的280位小学教师,通过实证调查,结果表明:工作重塑中与职业幸福感关系密切;工作重塑中五个子维度分别对职业幸福感7个子维度有不同程度的预测作用。研究提出两点启示:一方面,从社会层面给小学教师“松绑”,以此提升职业幸福感;另一方面,教师从自身出发提高工作重塑的能力,以此提升职业幸福感。
关键词:小学教师;工作重塑;职业幸福感
一、问题的提出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在古人眼中,有机会得到全天下的人才并培养视为“一乐”。由此可见,作为教书育人的使者,教师职业本身就应存在幸福感。唐志强(2011)认为“职业幸福感就是指个体在职业活动中的幸福体验[1]”。然而,当今社会中国教师的职业幸福感现状并不乐观,能够在工作中获得充分幸福感体验的并不多见。研究发现影响职业幸福感的相关因素多元化,而来自工作本身的因素是其关键影响因素。
   有现象表明,教师除了完成已有的任务之外,对其他的学习机会或者分外工作漠不关心。但也有教师除了能够完成好自己分内的任务,还会抽时间去提升自己以适应更好的工作。这种能够选择主动对自己的任务进行调整,并从内心自发的用积极态度对待工作的行为特征充分体现了工作重塑的理念,即“个体在完成工作时自身对工作任务和人际关系做出的认知和行动上的改变(Wrzesniewski,2010)[2]”。在现代工作背景下,个体会通过工作重塑这一方式对自己的工作重新建构并由此获得意义感(Wrzesniewski,2010)[3]。Tims和Bakker等(2012)[4]结合以往研究以及Bakker和Demerouti等(2007)[5]的工作要求-资源模型,提出工作重塑是个体通过改变自身的能力和需求,来实现工作资源和工作要求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个体会更加关注自身的行为变化,进而对幸福感产生影响。国内学者对工作重塑和职业幸福感的维度进行了细致探讨,齐亚静(2014)[6]以中小学教师为研究对象,提出了任务重塑、关系重塑、认知重塑、技能重塑和角色重塑的五维度。曹凤英(2015)[7]针对教师群体的职业幸福感进行了分类,包括组织承诺、同事关系、工作吸引力、躯体健康、工作成效、工作动机和领导关系。但已有研究并未详细分析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心理影响因素。而针对工作重塑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关系尤其值得关注。本论文尝试通过文献梳理、数据分析,建构其关系模型并验证二者之间的关系,为提高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提供新的理论视角。
二、研究设计
(一)取样
   本研究采用上海、无锡和苏州市共8所公立小学的324位小学教师进行问卷调查,回收问卷301份,问卷回收率92.90%。对回收问卷进行整理,剔除无效问卷21份,有效问卷共280份,有效回收率为86.42%。在有效样本中,男性77名(27.50%),女性203名(72.50%);年龄在25岁以下的共33名(11.79%),在25-35岁的共52名(18.57%),在35-45岁的共147名(52.50%),在45岁以上的共48名(17.14%)。
(二)测量工具
1.中小学教师工作重塑量表
   笔者采用中小学教师工作重塑量表(齐亚静,2014;耿庆玲&韦雪艳,2016)[8][9],该问卷共有5个维度,分别为技能重塑、任务重塑、角色重塑、认知重塑和关系重塑。此问卷采用李克特的6点计分,1表示完全不符合,6表示完全符合。本研究对工作重塑量表进行重新检验,其KMO检验值为0.880,Barlett球检验近似卡方值为4534.174,自由度为231,显著性概率为0.000。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显示χ2/df=3.825,GFI=0.915,CFI=0.912,RMSEA=0.070,表明量表的结构效度达到最低拟合标准。其克龙巴赫系数分别为0.772、0.746、0.763、0.721、0.651。整体克龙巴赫系数为0.791,问卷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和一致性信度。
2.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量表
   笔者采用教师职业幸福感调查问卷(曹凤英,2015)[10],问卷采用李克特的6点计分法,1表示完全不认同,6表示完全认同。对该量表进行重新检验,其KMO检验值为0.920,Barlett球检验近似卡方值为3195.935,自由度为271,显著性概率为0.000。问卷有7个维度,分别为组织承诺、同事关系、工作吸引力、躯体健康、工作成效、工作动机和领导关系。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显示,χ2/df=3.762,GFI=0.905,CFI=0.900,RMSEA=0.072,表明量表的结构效度达到最低拟合标准。其克隆巴赫系数分别为:0.939、0.850、0.689、0.846、0.878、0.763,0.766。整体克隆巴赫系数为0.945,问卷具有良好结构效度和一致性信度。3统计分析采用SPSS19.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处理,包括描述性统计、相关分析和回归分析。
三、研究结果
(一)工作重塑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各维度的描述性统计
   由表1可以发现: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总均分为4.71分,表示被试基本认同自己在工作中能够获得幸福感。在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的量表中,各维度单个题目平均分值在3.6到5.2分之间,这说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从整体上看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其中工作成效维度的得分最高,为5.15分,说明在工作中收获到的成果最能体现小学教师感受到的职业幸福感。

   本研究的工作重塑总均分为5.23分,表示被试认为自己在工作过程中能够很好的对自身认知和人际关系做出行为和态度上的改变。各维度中,角色重塑维度得分最高,平均分为5.51分,说明小学教师在对自身的角色认知方面充分转换。关系重塑、任务重塑和认知重塑,得分在5.15到5.25之间,三者的平均分都处于很符合阶段,这说明小学教师在工作中对工作关系、工作任务和自身认知有一定程度的自发的改变。技能重塑平均得分最低,为4.99,说明教师对自己“硬本领”的重构水平需要进一步加强。
四、研究结论与分析
(一)小学教师总体上认同工作中获得的幸福感
   通过本研究,笔者发现:小学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总体上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而这一结果的产生,一方面是因为组织环境意识到教师职业幸福感低的现状,改善了教师的工作环境,另一方面,教师本身在工作和教学中能够更好的根据自身情况调整工作状态和工作任务,以此来提高自己的职业幸福感。
   组织承诺维度的得分最高。组织承诺往往是一个组织是否团结,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小学教师所处的组织是学校,与企业、工厂等相比,学校的工作环境更加单纯,教师在工作和教学中与  同事的合作与配合也显得尤为重要。同时,教师的工作与其他的工作相比,有较大的自主选择权,组织在这一过程中起到总体调控的作用。因此,教师在这样相对单纯、宽松的工作环境中,更容易对组织产生极大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在这种现状下,教师职业幸福感的组织承诺维度得分最高是显而易见的。
(二)工作重塑与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关系密切
   工作重塑的五个维度扮演了不同角色,同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关系密切。本质上,对工作的再设计从工作重塑开始。一方面,在设计方向上,小学教师能够对工作任务自下而上、从自身做出行动改变,对工作关系能够根据不同情境做出认知上的变化。另一方面,在设计内容上,小学教师在完成当下的工作过程中会根据实际情况,自主地对工作内容或工作计划做出再设计。
笔者发现,因为工作重塑,教师对自己所在的工作环境即组织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会增强,这样教师在工作中收获到的幸福感也会增强。其中,任务重塑在小学教师幸福感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任务重塑水平提高,小学教师工作动机水平会增强,与同事形成良好的关系,会更加感受到工作成效和工作的吸引力,小学教师与此相对应的付出也在日积月累,渐渐的不愿离开并且对学校产生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此外,研究指出技能重塑水平直接关系到小学教师的躯体健康水平。技能越高,工作越能胜任,身体负荷越低。这说明工作重塑不仅对教师的心理幸福感产生作用,对身体健康也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五、教育启示
(一)工作重塑驱动小学教师创造丰富的职业幸福感
   教师自身的工作重塑能力,将是影响其能否提升职业幸福感的重要因素。工作重塑突破了传统的管理层自上而下的为员工设计工作的模式,赋予个体自下而上设计工作的自主权,充分调动个体主观能动性,在完成既定岗位任务的基础上,发挥自我特长和优势。
   一方面,教师要树立重塑工作的观念,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兴趣,投入工作,充分体验职业幸福感。研究发现内在动机的自主性程度最高,个体在工作中因工作本身带来较高的内在满足感(张景焕等,2011)[11]。工作重塑使得教师不仅工作之外的时间是开心的,而且在学校工作的时候也是愉悦的。
   另一方面,教师不断自我更新理念本身就是对自我认知的重构。成长是自己的责任。自我是态度、信念和价值标准组成的认知结构。因为在工作重塑的不同方面的积极建构,在工作中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和自身特长做出技能、任务、角色、认知、关系等多方面的调整和重塑,教师才能够高效地完成教学任务,与同事维持良好融洽的关系,主动向同事请教教学方面的问题,并且能够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通过这个过程,教师会不断修正思想、完善自我,对自我的评价更加客观、公正,能充分看到自己在不断成长,体验职业幸福感。
(二)积极构建学校、教师与学生角色重塑与良性互动关系,体验职业幸福感
   国文学家赫尔曼·黑塞写过这样一句诗:人生仅有的义务就是幸福,我们都是为幸福而来。教育,是教会个体追求幸福的事业,教师首先要学会追求幸福,在教学中快乐,在与学生相处中发现学生单纯的认真和努力。重新理解师生校的身份,共建“你-我”关系,从而体会到教育者的快乐和价值(耿庆岭,韦雪艳,2016)[12]。
   首先,学校在教师自身提高工作重塑能力的同时,要给与教师发展自己、调整自身的机会。比如,多组织相关培训或活动,提升教师技能重塑水平,缓解身心健康压力;提高教师的工资水平,改善教师的工作环境,让教师在相对轻松自在的工作环境中工作,这样教师的组织承诺才会提升,才能在工作中感受到幸福。此外,教育主管部门和政府相关部门也要积极配合,宣传教育行业的重要性,提升教师在社会中的地位,让教师感受到自己的教育责任,感悟自身的教师角色重塑,体验社会的尊重,这样教师的身心健康才会得到更好保障。
   其次,面对存在的困境,教师要主动意识到教师对学生的错位摆放,反思自我与学校的“处理”行为。工作重塑的理念允许教师自由地在教学和工作中寻找快乐、幸福和意义,通过对工作的行动实现自我更新。小学教师的工作是繁琐的、复杂的,但是责任重大。比如,教师在生活或工作中的情绪低落情况,大多是受到教学、学生问题的影响,面对负面情绪,积极的通过共情和理解的关系重塑,会为他人提供更多帮助,对自身的情绪智力的优化也是一种良性渠道。个体先前经验失败的认知重塑反而会带来自我的成长。在认知冲撞与和解中,教师会充分认识自我与工作、自我与学生、学校的关系,从而更容易投入工作,促进教师职业幸福感的产生。
   最后,学校要提供更广泛的培训机会和拓展平台促进教师的教学技能重塑和工作任务重塑是关键的着力点。对待教学,如果教师仅靠原有的知识、方法教授老旧的知识,学生学习兴趣不浓,教师的职业倦怠感会随之而来,也不会形成良性师生关系。工作重塑水平高的教师,在工作中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发挥自身特长不断在技能、任务上做出调整,得到提升。因此,教师能够高效地完成教学任务。鉴于此,笔者认为,学校首先要提供和优化流程,充分为教师提供各种实际支持机会和网络辅助机会,能让教师在最优模式下有重塑自我的时间和智力保障。而教师应当充分认清教师的全方位角色,从自身角度出发,一方面根据自身特长和现状,在工作重塑的各方面做出相关调整,另一方面要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培训、竞赛等,形成良好的支持氛围,促进教师积极参与,感受成就感,体验由此带来的职业幸福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教师职称论文